與會人:導演傅天余、演員游昕(大桂)、林柏宏(阿賢)

這部戲-帶我去遠方有百分之八十的場景是在高雄拍的,故事的起源是傅導演有一位
高雄的朋友很想當編劇,寫了很多劇本給導演,其中一部戲就叫作色盲女的彩虹,導
演對這個劇本有許多共鳴,就改編成現在的帶我去遠方這電影。當初在找景的時候就
設定這個故事不會發生在像台北這種大都會中產階級家庭,於是從北找到南,從貢寮
找到墾丁,後來吳念真導演推薦了一個地方,是一個重工業城市中被遺忘的小漁村,
就選定紅毛港這地方當故事發生的地點,可是紅毛港當時在遷村整建,每重新會勘一
次,每次景色都不一樣,有一位工作同仁說像是被伊拉克坦克壓過,後來不得已將場
景打散在全台南北,有貢寮、有台南鹽水,不過絕大部份的景還是留在高雄。

柏宏:老實說我原本沒辦法體會同志間的愛情是長什麼樣子的,後來看了很多有關同
   志的電影,像斷背山啊、BALABALA啊等經典名片後,才慢慢領悟愛情不管是男
   對女、男對男、女對女其實都是一樣的,愛是可以不分性別的,阿桂想要去色
   盲島尋求一個認同自己的遠方,而阿賢則想要去紐約這個包容的城市,跟男朋
   友一起建立新生活;電影中有幕在高雄港喝酒談心親熱的戲,其實我的心理障
   礙蠻大的,後來在導演的首肯下,借酒狀膽來完成這幕迷濛的戲。

游昕:我本來以為色盲就是紅色會看成綠色,綠色會看成紅色這樣而已,後來跟導演
   還有一些專業人士討論後才知道不是那麼膚淺,色盲有分很多種,色盲的世界
   中色彩不是那麼明確的...(我忘記還有講什麼了orz)

Q:為什麼阿桂的部份用了兩位演員,阿賢卻都用林柏宏,阿桂從小三到念三信家商
  的轉變,而阿賢從雄中念到建築系卻是同一個人演,會不會沒有層次感?
傅導:選角的部份要特別提一下林柏宏,當初選角的時候一直找不到適當的演員演阿
         賢,剛好星光二班在快要二十強的時候淘汰掉林柏宏,小玲老師黃韻玲就向導
         演推薦這孩子說了一句:「這林柏宏是個很有質感的男生,只是不適合唱歌。」
         就這樣選了林柏宏來詮釋阿賢這個同性戀角色,這叫作塞翁失馬,焉知非福呀!
         至於層次感的部份,我覺得小三跟高職女生的轉變是一定要找兩個人來演,可
   是高中到大學的男生變化不大,找兩個不同人來詮譯感覺很奇怪,剛開始找到
   小桂跟柏宏的時候,其實這兩個小朋友是完全不敢講話的,後來每個禮拜都約
   這些小演員們到我家來看電視才漸漸聊開來,小桂跟阿賢之間的互動才算ok,
   至於層次感的部份就請柏宏來聊一下,這兩個人生階段有什麼不同?
柏宏:我覺得阿賢對阿桂從小到大其實態度沒什麼差別,而有差別的部份應該在於他
   對同性戀性向的想法,從一開始看到森時的那種還不確定,到長大後遇到海巡
   男對同性之愛的篤定,是這兩個人生階段的最大差別。

Q:為什麼要讓周詠軒一人分飾森賢一和海巡男兩角?
傅導:我想每個談過戀愛的人都知道,初戀給一個人的印象是非常深刻的,初戀過後
   再找下一個男朋友女朋友,多多少少會追尋初戀情人的影子,所以就讓周詠軒
   分別飾演阿賢的初戀情人森賢一和海巡男。

Q:在場景方面正統的在地人就知道這個門一出去不應該是長這樣,就像在紅毛港的
  小村莊開門出去不會是貢寮,這樣子打散的場景會造成我們欣賞電影時的紊亂。
傅導:其實我不會覺得這會造成很大的困擾,以一個外國人的角度來看不會覺得場景
   有不連貫的現象,其實阿桂家是在貢寮拍的,所以阿桂每天都從貢寮騎腳踏車
   騎騎騎,騎到高雄的三信家商上學,再騎回貢寮,然後菜市場是左營很有名的
   第二市場,所以阿嬤也每天從貢寮到左營買菜,再從左營回貢寮,我唯一後悔
   的是阿賢的雄中制服太明顯,我應該以一個模糊的角度來處理地域上的問題。

Q:怎麼會選擇E.E.Cummings的這首詩來作阿賢的遺言,這麼冷門的作家甚至連英國
  文學系學生都不見得熟悉,建築系的阿賢來念這首詩感覺不是很合理。
傅導:E.E.Cummings的詩是我以前高中念書時很喜歡的作品,我和我身旁的朋友都喜
   歡,所以我不覺得阿賢會知道這首詩有什麼不合理之處,阿賢的角色設定本來
   就有點靜,喜歡閱讀的文藝青年,其實我也想了三種版本來當阿賢的遺言,可
   是總覺得少了些什麼,最後想到了這首我很喜歡的詩,雖然原作者E.E.Cummings
         創作的時候這是一首情詩,可是詩名 Somewhere I have never travelled 卻可
   以有很多重的意義,當初在選片名時其實是先訂好英文片名 Somewhere I have
         never travelled ,後來才訂了中文片名帶我去遠方,英文片名就是一個我不
   曾去過的地方,對阿桂來說是色盲島,色盲島是真的有那個島在南太平洋那邊
   那裡的居民因為基因突變的關係,所有人都是色盲,而對阿賢來說這個遠方是
   紐約,而對每個人來說,這個未曾到訪過的地方就是死亡,所以我拿了這首詩
   當阿賢自殺時的遺言。

Q:請問一下阿桂最後原本騎車離開碼頭,卻又改變心意折返,學阿賢的動作向海巡
  男說再見,這一幕背後有什麼樣的意涵嗎?
傅導:其實這個問題是每次座談會都有人提出來的問題,也是我最不喜歡回答的問題
   我很想反問觀眾對這一幕的看法是什麼?
觀眾:我覺得阿桂是應該要恨海巡男把阿賢弄成這個樣子的,可是最後她選擇了原諒
   用這樣的方式為阿賢向海巡男道別,也為了自己,這一幕其實蠻感人的。
傅導:謝謝你終於說一句讚美的話(全場大笑),我覺得這社會上有很多對立,藍綠
   對立啊、統獨對立啊,還有很多不必要的仇恨,如果能夠『雖然我們立場不同
   但我願意傾聽你的想法,願意體諒。』的話,這世界會變得更美好...



最後在簽名會的時候幫玥文問了一個問題
Q:我覺得影片中小桂的異想世界動畫好可愛喔,請問一下這段動畫有做了什麼特殊
  的安排嗎?
傅導:謝謝,你有沒有注意動畫中的顏色?
我:有,是紅色系的,像是從色盲者的眼中看出的世界。
傅導:不應說是紅色系,你有沒有看到彩虹的顏色是倒過來的?
我:!!!!(怎麼沒看那麼細)

希望沒有太偏離傅導的原意才好...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eei322 的頭像
eei322

口夷口夷口矣白勺咅阝LO木各

eei322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發表留言